雷声在场上好像也感觉有点焦躁

2016-10-24 09:17

广东这三个运动员都有机会拿到个人奖牌,虽然之前我们一直在提团体项目有机会冲金,但我想个人项目他们一样有机会冲金。谢伟明说,现在看来,三个人的状态都很正常,其实打到16强,大家水平都差不多,而且跟意大利队、德国队、法国队的对手彼此都很熟悉,到最后8强、4强的比赛,就看谁能打好变化、谁的注意力更集中。

雷声、朱俊、马剑飞三人代表中国队出战北京时间昨晚开始的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比赛。4年前,雷声和朱俊都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比赛,雷声最后排在第8名,朱俊距离奖牌仅一步之遥,他在半决赛中以一剑之差遗憾地输给了意大利队名将桑佐,最后收获第4名,这也是中国男子花剑在奥运会个人项目比赛中的最好名次。马剑飞、朱俊和雷声同在1995年进入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伟伦体校),三人是同一个班、练同一个项目的同学,用雷声妈妈的话来说,三个孩子是一起长大的,不过马剑飞大器晚成,在近两年才开始打出好成绩,在伦敦奥运会前,他的个人排名高居世界第4。

雷声和朱俊都不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了,他们也积累了很多国际大赛的经验,只有马剑飞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他可能会比较紧张。广东男子花剑队教练谢伟明,专程以观众身份前往伦敦现场观看弟子们的比赛,马剑飞第一场比赛的时候就有点放不开,希望他接下来能放松一点,打出自己的水平。

我想三个孩子都会尽力去打好比赛,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作为家人,我们要做的就是支持他们。雷声的爸爸说,雷声到了伦敦后都跟我们通过微信联系,也只是聊聊闲话,不谈比赛,我们不想让孩子有什么心理负担。比赛结果怎么样对于我们来说都不重要,只要孩子自己开心就好。

与4年前北京奥运会时坦然出镜不同,这一次, 雷声的父母选择了在儿子再次登上奥运会比赛剑道之前躲开媒体。怕我们自己在家里面紧张,从而影响到儿子在赛场上也紧张。雷声的爸爸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雷声的妈妈觉得,父母与孩子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之前雷声有两次参加国际大赛,家里来的人比较多,我们忙着应酬客人心里很焦急,雷声在场上好像也感觉有点焦躁,最后成绩不太好,这一次我们老两口就想自己两个人在家等儿子的比赛结果,我们在家心里平静些,雷声在赛场上应该也会感觉到这份平静。

广东三剑客昨天在伦敦正式亮剑,不过他们的亲友则大多选择留在广州安静地等待比赛结果。 朱俊的父亲没有停下自己在伟伦体校的工作,只通过电视转播看看儿子的发挥,朱俊还没有拿过奥运会奖牌,这次我当然希望他有所突破,我相信他会尽力的,尽力了就好。他说。

中国男子花剑队在中国代表团出征伦敦以前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队伍,广东汕头运动员黄良财(微博)在中国代表团正式宣布成员名单时发布了一条备受关注的微博,认为队伍选人不公平,世界排名高于 张亮亮的黄良财在最后选拔中被刷下,媒体大范围报道此事后,中国击剑队甚至专门下了封口令,不过剩下的广东三剑客能做的事情只有调整心情参加比赛。在抵达伦敦后,中国代表团为运动员配备了伦敦当地的移动电话卡,雷声、朱俊和马剑飞也都在赛前停用了国内的手机号码,为的就是能安心备战。